颍东在线,颍东新闻网,颍东信息网,颍东信息港,颍东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颍东历史 >

钢城邯郸去产能:立下愚公移山志 敢叫雾霾换新天

时间:2018-01-14 02:4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钢城邯郸去产能:立下愚公移山志 敢叫雾霾换新天,【编者按】五年前,中国为驱散笼罩头顶的雾霾立了一份军令状:到2017年,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颗粒物(即PM

“即使所有**蟠锉昱欧牛猿肪吵**亓”

驱车从邯郸市区沿邯武快速路一路西行20公里,便可直抵武安市区的南环路,无数巨大的炼铁高炉耸立在一排排钢筋混凝土厂房间,钢铁厂喷涂着红漆的牌坊式大门透着股富贵气。

“那时确实富贵,2012年之前钢铁市场红火的时候,钢铁厂批量生产百万、千万富翁,但是空气很差,一年四季都看不到蓝天。”李成叹息道。

“武安铁矿峰峰煤。”这句邯郸人耳熟能详的概括,在熟悉邯郸的河北省环保厅处级****钱鹏看来,却正如李成所说的那样,暗藏着发展的悖论。

武安被誉为全国****富铁矿基地之一,至今仍驻扎着14家钢铁企业。邯郸市的大部分钢铁产能聚集于此,据邯郸官方披露的数字,2012年,武安炼铁产能达3776万吨,炼钢产能达3582万吨。

对此,多位河北省环保系统人士对澎湃新闻坦言,如此庞大的钢铁产能汇聚在一个仅有1806平方公里的县级市,即使所有钢铁企业都达标排放,仍会超过环境**啬芰Γ庖彩窍喙夭棵旁缒晡茨艽游廴咀芰可隙孕幸道┱偶右韵**的后遗症。

按照河北省在2013年部署的化解过剩产能“6643工程”,2013年至2017年,武安市需要压减炼铁产能931万吨,炼钢产能836万吨。

“钢铁是武安的特色,但历史欠账不小,可以说,把武安的钢铁行业问题解决了,邯郸的钢铁行业问题也就解决了。”11月18日,武安市副市长郭全生对澎湃新闻说。

武安市委宣传部相关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,从2013年到2015年的这三年,由于钢铁价格不断下滑,信贷也在收紧,武安**谡庖槐尘跋拢擞霉壹际鹾突繁1曜佳辜醪埽**强**淘汰了高炉10座、转炉3座。

但容易压减的产能处理后,去产能也就到了啃硬骨头的阶段,到2016年,武安市剩下的16家钢铁企业全部为符合国家技术标准的企业。

河北永洋特钢集团,蓝色厂房对应着冬季河北的蓝天。澎湃新闻记者李珣摄

一位武安钢铁业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,武安钢铁行业基本为民间资本,钢铁业多年来有起有伏,而去产能意味着一条生产链断裂,损失以亿计,最初企业想着挺一挺,等钢价回升,但几年间钢价演变成“一吨钢赚一瓶矿泉水的钱到亏两三百元”,加之环保标准的不断提高,在武安**罂蠢矗ゲ芤咽俏**回避的大趋势。

但压减产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“压减产能,如果是国企那好说,如果是民企,符合行业标准的话,你凭什么关人家。”钱鹏对澎湃新闻说,令其感到有突破意义的是,武安**2016年建起了全国首个县级钢铁产能指标交易平台。

2016年3月20日,在一场由武安市政府召开的化解钢铁产能部署大会上,一份方案摆在了16家钢铁企业代表的案头。

根据这份方案,武安市将2016年化解钢铁产能的任务,对照各钢铁企业产能占武安全部产能的比例,分配给了16家钢铁企业,并建立了“县级钢铁产能交易互助平台”。

通过这一平台,企业缴纳钢铁产能交易互助金,并通过平台进行产能指标交易,优势企业通过购买产能指标保证生产完整**,中小企业可以出售产能指标得到补偿,用于职工安置、结清贷款等。

“有的钢铁厂愿意压,有的不愿意,有的钢铁厂分配到的任务要压50万吨,但又是100万吨的高炉,这50万吨就可以从想压的钢铁厂那里买过来。新建的钢铁厂想扩张的也可以买过来,按1:1.25的比例,你要建100万吨钢铁厂,需要买125万吨的产能。产能就是这么压下来的。”一位武安钢铁业人士对澎湃新闻说。

据武安市官方的数据,2016年,武安安排部署产能交易金缴纳任务后,所有企业共缴纳交易互助金5.14亿元,共压减炼铁产能243万吨,压减炼钢产能384万吨,超额完成54万吨,而2017年的压减任务在今年8月底便已提前完成。

河北永洋特钢集团料棚内的喷洒除尘装置正在作业。澎湃新闻记者李珣摄

一举两得的退城搬迁

除了每年规划的巨量去产能指标,邯郸乃至河北试图破解“一钢独大”的产业结构和环境污染问题的决心,还体现在企业“退城进园”政策和与之相伴的环保治理水平提升过程中。

“你不重视环保就生存不下去了。”站立在刚刚完成“退城进园”搬迁的新厂区里,邯郸永洋特钢集团总经理杜晓方说这话时,深吐一口热气。

新厂区位于永年城区以西20公里处,一幅巨大的“立下愚公移山志,敢叫雾霾换新天”的标语,高挂在厂区里。新厂区**谑陨校狈蕉盏某粝拢绽某猿黾阜窒羯

永洋特钢老厂区位于邯郸市永年区城南4公里处,作为河北六大**笾刈榘崆ǜ脑煜钅恐唬2015年年初启动了退城搬迁项目,并整合了邯郸市另外九家钢铁企业。

“淘汰了九家企业,九家整合成一家,2015年2月按省里的要求,1:1的比例购买产能,今年年初按照工信部要求又按照1:1.25重新置换了产能。购买产能就耗资数亿。”杜晓方表示,退城进园的资金基本为企业自筹和银行贷款,但“这个形势已经是不做不行”。

被整合进永洋集团的一家企业的负责人则表示,这九家企业不符合环保要求和产业政策,“早晚被砍,你情我愿的事情。”

永洋特钢集团并非孤例,一场更大的退城搬迁浪潮也正在河北展开。

2017年4月,《河北省城市工业企业退城搬迁改造专项实施方案》出台,该方案提出在2020年之前,在河北完成67家企业退城搬迁改造,邯郸市也有多家企业牵涉其中。

多位河北环保系统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,退城搬迁意味着要新建一个企业,政府一方面希望以此化解部分地区重污染企业围城的局面,一方面通过搬迁上****,提升企业环保治理水平。

一位邯郸民营钢铁企业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,此类搬迁对于大型国企钢铁企业来说相对容易,但对于部分民企而言则压力不小,启动搬迁成本不菲,原有银行贷款也****被抽贷的****。

搬迁确非易事,杜晓方也深有感触,“对于很多**蟮陌崆ɡ此担畲蟮奈侍饣故亲式鹞侍猓沃故浅榇苋ゲ苷吆椭靶幸迪滦械挠跋欤艽娇疃际呛芾训摹”

而伴随企业退城搬迁的实施,企业的环保治理水平也被提出更高要求。在永洋特钢搬迁改造一期的46亿元投资中,仅环保投资便达8亿元。

但多位河北环保系统人士表示,很多企业在环保问题上仍有观望情绪,在2017年秋冬季开展的多轮秋冬季大气执**专项检查中,钢铁企业普遍存在无组织排放突出的问题,而企业是完全有时间建成密闭棚的。

对此,永年区环保局副局长谭保林有自己的观察,“企业担心行业政策和环保标准变化比较快。”

谭保林举例称,此前永年区有工厂曾投资30万元按要求对锅炉进行改造,安装除尘、脱硫等环保****,但随后10吨以下燃煤锅炉又进入淘汰行列,“企业认为这个钱就白投了。”

对于这种心态,河北省环保厅大气处一位负责人表示,不论是督促企业上****还是淘汰10吨以下燃煤锅炉,这正是力促企业跟上环保要求的过程。

邯郸钢铁集团大门,邯郸因钢铁工业而兴,被称为“钢城”。澎湃新闻记者李珣摄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